相关新闻
  暂时没有相应新闻
背景:
阅读新闻

发挥优势加快杭州文化创意产业发展

[日期:2007-07-15] 来源:设计艺术家创意  作者:陈莹莹 黄全斌 万建民 [字体: ]

到杭州采访,正逢下雨。雨中的杭州,雨中的西湖,都显得格外灵动。一湖山水,波光潋滟,让人如置身画境。杭州拥有很多美丽的名字,也容易激发人们的灵感,如此优美的环境,如此深厚的文化底蕴,让杭州具备了发展文化创意产业的独特优势。在这座风景优美的城市,文化创意正在成为提升人们生活品质的重要元素。

杭州人对生活品质有独特的理解。在杭州方言中,“做生活”就是“做工作”,“生活”一语双关,既表示日常生活,又表示工作创业。提升杭州的生活品质,既要提升日常生活品质,也要提升创业品质、工作品质。发展文化、创业、环境高度融合的文化创意产业,成为杭州提升生活品质的重要内容。记者在杭州采访发现,创意产业化,产业创意化,在这里已经开始融合,杭州人正在把创意根植于这座“生活品质之城”。

和谐创业:让创意产业化

让文化创意体现应有的价值,这是杭州建设“生活品质之城”、推进“和谐创业”工作的重要内容。

沿拱墅区余杭塘上的民居和市集前行,步入43—3号院落,踏上青石板,喧嚣一下子离我们远去。斑驳的墙壁,裸露的梁柱,半个世纪前的建筑风貌被完好保留。

余杭塘路43—3号的前身是废弃的工厂厂房,被做装修设计的魏京发发现时,已是垃圾遍地。魏京发一眼看中了这里闹中取静的环境,想把自己的设计公司迁到这里。租下厂房后,魏京发开始改造。“光垃圾就运走了四五百车”,在沟渠里种上荷花,在墙角种上竹子,衬着一面布满常春藤的老墙,意境就出来了,然后再根据谐音取名“唐尚433”,在魏京发的口中,这个过程似乎很简单。

“做设计的就喜欢空间大,待在写字楼里没灵感。”唐尚433吸引了一批搞设计的业内同行。目前院子里一共有23家设计公司,这些进驻的公司经过魏京发的考察审核,涵盖了装饰、设计、施工多个环节,包含了园艺景观设计、居家装饰设计、建筑外观设计以及古建筑设计等多个方面,形成了一条顺畅的产业链。“这里能够提供建筑装饰设计领域最强、最完整的配套服务。”魏京发说唐尚433要在专业领域内塑造自己的品牌。

唐尚433究竟能给魏京发带来多大的收益,他只字未提,但他说自己原来承包工程,白送给发包方设计方案,几乎完全靠施工挣钱,设计的价值无法体现。现在入驻到唐尚433的企业,都是靠设计方案挣钱的。

让文化创意体现应有的价值,这是让魏京发最高兴的事情。而在杭州市委常委、宣传部长翁卫军看来,这种变化显然有更深刻的意义。“杭州市委、市政府提出要把杭州建设成‘生活品质之城’,既要提高日常生活品质,更要提高创业品质、工作品质。扶持、培育文化创意产业发展,是杭州推进‘和谐创业’工作的重要内容。”翁卫军介绍说,杭州在今年2月召开的第十次党代会上提出,要“依托杭州的人才、文化、环境优势,发展‘创意经济’,打造以文化、创业、环境高度融合为特色的全国创意产业中心”。

这一思路得到了广泛的认同。在上城区西湖创意谷,中国美术学院教授王炜民感慨说,一个西湖就是最好的创意源。“西湖从来不缺充满灵性的故事和传说。西湖让这座城市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把文化和创意自然结合。而杭州悠久的历史和深厚的文化底蕴,也是发展创意产业的沃土。”在西湖创意谷一期工程开元198开园后,王炜民便把自己的设计公司搬到了这里。除王炜民之外,搞服装设计的吴海燕、搞雕塑创作的渠晨明等中国美术学院的许多老师在开元198都有自己的工作室。

“你们应该到我邻居那里看一看。”

王炜民热情地介绍。他说,选择到西湖创意谷,就是因为这里有氛围,有好的“邻居”,平时互相串串门,容易产生思想的碰撞,不同门类的设计也能在互动中激发灵感。

这个主要依托中国美术学院资源的创意产业聚集区,还有更多的功能。渠晨明的个人创作室同时也是学生的第二课堂,不久前,这里举办了中国美术学院雕塑系学生的毕业作品展,一些优秀的作品直接签约由他的公司负责包装销售。在另外的一个工作室里,渠晨明免费为美院的退休老教授设立创作室,当然他们的作品也会优先放到渠晨明的画廊销售。产、学、研一条长长的链条,在一个小小的工作室里汇集。

如果一个创意不能产生经济效益怎么办?王炜民的回答非常干脆:创意不能产生效益,那创意的价值便让人质疑,只有经过市场检验的创意才是有价值的。在这些文化人眼中,学者的创意已经走到市场大潮中来。越来越多的文化人和他们一样,走上创意产业化的道路。

翁卫军认为,2006年杭州人均GDP已达6505美元,雄厚的经济基础,良好的创业、生活环境和以高校为依托的公共知识平台,为打造以文化、创业、环境高度融合为特色的创意产业中心奠定了基础。浙江迅速发展的非公经济、位居全国第三的外贸出口量,都形成了对设计创意的巨大需求,使创意成果比较容易被消化;全国最大的电子商务网站阿里巴巴等新经济代表企业落户杭州,本身就是创意产业化的有力证明;身处改革开放前沿的人们对市场的高度敏感,更让创意产业化之路越走越顺。

融合发展:让产业创意化

从“杭州制造”向“杭州创造”的跨越过程中,需要借助创意的力量,把文化、科技融合到传统产业当中。

创意产业化,是创意走向市场的开始。

产业创意化,则是创意产业化后带动传统产业升级产生的效果。梳理杭州市创意产业发展的历程,人们不难发现,后者才是杭州培育发展创意产业的更高追求。

在杭州,文化创意产业的提出和文化体制改革是一脉相承的。一直参与杭州市文化体制改革试点工作的杭州市委宣传部文化事业处处长陆政品告诉记者,以前不管文化产业还是大文化产业,着眼点是服务于人民群众的精神文化需求,现在明确创意是产业,说明着眼点不仅是要服务于人民群众的精神需求,同时也要服务于生产领域的需求。

所谓“生产领域的需求”,就是利用创意对传统产业进行升级改造。和浙江省的大部分地区一样,近年来杭州经济的发展也受到了资源能源瓶颈的制约,通过“腾笼换鸟”,一些土地浪费严重、资源能源消耗大的企业或外迁改造、或淘汰更新。杭州市委、市政府提出,要实现从“杭州制造”向“杭州创造”跨越,把杭州打造成以集约化、国际化、生态化为特色的长三角先进制造业中心。这就需要借助创意的力量,把文化、科技融合到传统产业当中。

丝绸女装、包装印刷、工艺美术等具有传统优势的都市型工业,已经借助创意的力量加快发展。在丝绸和女装产业的集聚地下城区,武林路管委会正在着力建设“设计师创意中心”,推出设计师创意联动基地,努力把武林路打造成时尚风向标和创意发布平台;中国丝绸城管委会则在成立研发中心的基础上,依托国内外设计师、科研院所、丝绸企业的科技力量,建立丝绸新产品研发推广中心,为广大中小丝绸企业整合科技力量,建立共享互补机制。

在动漫、电子商务等一些新兴产业,创意的力量显得更加重要。在西湖区杭州数字娱乐产业园,天畅网络科技公司开发出一部原创网络游戏《大唐风云》,今古时代电影公司跟它合作改编成了动漫电影《麦包系列之动漫风云》,而园区内的另一家手机游戏企业联梦娱乐正打算把这个游戏开发成手机网游。同时,一系列基于“麦包”形象的衍生产品也被开发出来———玩具、小挂件等等,这个披着帅服拿着长矛长得圆头圆脑有点像包子的卡通人物,给天畅网络带来了可观的收入。

一批动漫企业依靠原创创意迅速在业内站稳脚跟,奠定了杭州动漫产业的基础。目前,杭州数字娱乐产业园已成为“国家数字娱乐产业示范基地”,位于杭州高新区内的“国家动画产业基地”也聚集了40家动画企业,拥有中南卡通、盛大边锋、中国创网等为代表的国内动画原创及制作、网络游戏自主研发、动漫游戏衍生产品开发的龙头企业。从2005年到2007年,连续3届国际动漫节在杭州举办,大大提升了杭州动漫产业在行业内的地位,动漫也成为杭州新的最具成长性的产业之一。

正是看到了创意在产业升级中的巨大能量,杭州市对创意产业倾注了前所未有的扶持力度,2006年仅从有关部门下拨的扶持资金就高达1亿元。但实践中也发现了一些问题,上城区科技局负责创意产业的袁东告诉记者,目前对创意产业的扶持政策,大部分是套用高科技企业的优惠政策,而创意产业和高科技产业并不完全相同,项目的跟踪评估非常困难,不能完全套用科技资金的使用办法。今年杭州市有关部门组织了全市创意产业大调研,翁卫军介绍说,调研结束后,市委、市政府将根据调研结果制定创意产业发展规划,并出台促进创意产业发展的总体政策、服务平台政策、人才政策等,同时根据杭州的特点创新创意产业管理模式,“很可能要成立一个新的组织来统筹管理创意产业。”

灵活管理:让园区多样化

创意产业快速发展,来不及形成固化的管理模式。

杭州市根据实际灵活管理,既及时提供了必要的公共服务,又保证了园区的多样性。

创意产业在杭州发展之快,甚至有些出乎管理部门的意料之外。很多政策还没有考虑到的问题,在快速的发展过程中很快就出现了,这也使杭州创意产业聚集区的管理模式特别灵活。

谁也不会想到,杭州最早、也是“名声”最响的创意产业聚集区LOFT49到现在还没有成立管委会。这片聚集了25家艺术设计公司、建筑面积近10000平方米的老厂房,2006年的产值已经高达2.73亿元。拱墅区委宣传部的同志告诉我们,LOFT49的形成完全是自发的,由于离运河只有500米,厂房空间结构又比较大,所以吸引了大批设计师和艺术家入驻。目前厂房所有权人蓝孔雀公司作为出租方仅仅承担物业管理的工作,没有一般园区的“管委会”。

“拱墅区宣传部门借助运河艺术节、西湖博览会等公共平台,积极为LOFT49造势,也通过各种论坛探讨LOFT49今后的走向。”拱墅区委宣传部副部长徐旭勇说,什么样的管理模式有利于LOFT49发展,他们就采用什么样的管理模式。

而从去年开始“冒”出来的A8艺术公社,则是拱墅区八丈井村的经济合作社搞的创意产业聚集区。事实上,这个聚集区的形成,来自毛红有、金雄伟两位年轻人和八丈井村的“君子协定”。

毛红有和金雄伟创业初期,  LOFT49已经名声鹊起,房租水涨船高,于是两人四处寻找适合改造的老厂房,终于找到了八丈井村的工业园区。在杭州这几年“腾笼换鸟”的产业升级过程中,原来八丈井村工业园的企业外迁,厂房闲置下来,村里打算出租给企业做仓库。

“我们连夜搞了20多页的方案给村里看,又带着他们考察LOFT49的发展情况,终于让他们相信搞创意产业比直接出租厂房要更挣钱。”毛红有说。两个年轻小伙子凭着他们的创意和热情,赢得了第一个机会:八丈井村同意先给毛红有的易象设计公司免费租部分厂房,作为交换条件,由他们两人负责整个创意产业聚集区的策划工作。

如今,金雄伟担任了聚集区管委会的副主任,把更多的精力放到园区产业规划和招商工作中。“我们认为适合园区发展的企业,再介绍他们和村里谈具体的租金。”金雄伟说,园区的发展要有明确的方向,不能什么企业都招进来,这一点他们严格把关,他们认为不合适的企业,直接就回绝了。只有这样,才能打造A8的无形品牌。

毛红有和金雄伟没有和八丈井村签订任何书面合同,合作至今都非常愉快。“村里负责人非常明白,他们自己没有能力策划出现在的A8。”金雄伟并不担心今后双方会出现分歧,“现在每月每平方米的租金已经从当初的10元涨到最高的60元,村里也非常满意。”  

和这些自发的创意产业聚集区不同,西湖区在文三路电子信息街区发展初期就由区科技局介入,成立管委会开展引导管理。

2004年11月份,UT斯达康公司搬出了其在鼓荡街道益乐社区租用的2万多平方米厂房,一些从事数字产业的小公司租用厂房办公。西湖区成立专门的领导小组、拨出专项资金、出台了专门的产业规划,成立了文三路电子信息街区管委会。2005年6月,在此基础上诞生的杭州数字娱乐产业园正式开园。

“园区的规划、招商、公共服务都由管委会来完成,厂房所有权人益乐股份经济合作社只管收取租金。”管委会常务副主任徐金贤兼任西湖区科技局副局长,他说管委会的运作资金完全由财政拨款扶持,不要园区内企业交一分钱。管委会帮企业争取一些资源,鼓励企业走正规渠道避免知识产权侵犯行为,建立人才培训中心……提供的是“保姆式”服务。

“企业对市场的反应是最灵敏的,管理部门应该扮演好服务的角色。”陆政品说,截至2004年底,杭州9000余家文化创意类企业中绝大多数为民营企业,而动漫产业里99%都是民营企业,文化创意产业具有高度的产业交叉性,没有一个现成的管理部门能够涵盖创意产业的所有内容,但产业规划、公共服务等已经不能再等,所以杭州才会出现众多灵活的管理方式,这也保证了杭州的创意产业聚集区形态多样化,更有利于创意产业的发展。 

 
在西湖创意谷开元198内,聚集了一批著名设计师的个人工作室,形成了以服装设计、室内设计、雕塑艺术等为主的艺术设计产业集群。图为人们在著名设计师吴海燕的工作室参观她设计的新品面料。  

2004年杭州创意企业行业分布

情况(单位:个) 
 

2004年杭州创意企业营业收入

行业分布情况(单位:亿元)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