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新闻
  暂时没有相应新闻
背景:
阅读新闻

创意产业的非主流精神

[日期:2006-07-06] 来源:中国电子商务  作者:chda [字体: ]
创意来自大众生活,艺术要为人民服务。那种鹤立鸡群的精英意识和曲高和寡的傲慢姿态,可能恰恰与真正的创意精神格格不入
    
众石@文
    
几乎一夜之间,“创意产业”这个刚刚燃烧起来的火把就照亮了中国大地。20年来 ,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全心全意地投入到“来料加工业”的经济浪潮中,为了把自己打造成全球的制造车间而奋斗。如今出现了转折点。从上海的创意产业园到北京的798工厂,不到两年时间,“创意产业”从概念流行到模式推广,仿佛一下子就点燃了各方参与者的激情。
    
一个精确的概念还不存在。有人对这种新型工业做过一个模糊的描述:“创意产业”更多依靠个人的创造力、技能和天分,从中获取企业和公司发展的动力,其过程主要通过对知识产权的开发,进而挖掘和创造潜在财富。其涉及的领域包括广告、建筑艺术、艺术和古董市场、手工艺品、时尚设计、影像、软件、音乐、表演艺术、出版业、旅行服务、体育产业等。通常来说,“创意产业”其实是在既有的产业格局之上,通过再创造和再生产,将旧有产品和服务的附加值提升至最大化从而全面重塑产业链的过程。当然,不同的人提供的“附加值”性质和内涵是完全不同的,这就决定了“创意产业”的表现形式必然是百花齐放。谁能够在群芳争艳之后一枝独秀,影响大众并最终塑造了自己永久的品牌和文化,谁才是真正的胜利者。
    
上海人似乎找到了自己的创意产业偶像,就是已经仙去的陈逸飞先生。他身为画家,却同时投身影视、出版、时装等多个行业,不断将自己的艺术灵感转化成拥有高附加值的商品,虽然在他离开时其无比庞大的商业梦想仍是一张未尽的草图,但他努力实现“艺术改变生活”的理想却具有相当的启示意义。陈逸飞打造的“创意产业”,透露出典型的主流精神:气质高雅,崇尚奢华,将严肃艺术要素精心打造成时尚概念,不由自主地流露着“高端人群”和“上流社会”的意味。
    
我隐约感到,从南到北,那种高高在上、阳春白雪式的主流气质,正在给中国的“创意产业”定下基调。陈逸飞的《视觉》杂志、以及创刊不久高举“创意生活”旗帜的《新视线》杂志,就已经把创意产业和时尚工业密不可分地联系在一起,你几乎分不太清楚他们所推崇的“创意生活”与“名流生活”有什么太大不同——前者说这把椅子是欧洲著名设计师的最新作品,后者顶多是再告诉你这把椅子不菲的价格,以及它的使用者是好莱坞明星而已。给一种体面生活涂抹上艺术的外衣,创意产业由此成了中产阶级宣示自己身份和主流生活价值观的象征。就像当年的“BOBO族”、“SOHO族”、“知道分子”、“国际自由人”等流行概念一样,创意产业再次成为引领时尚族群的主流话语,其口味与格调,立刻显示出与“下里巴人”所承载的庸俗无趣生活的格格不入。
    
不过,这也许是一次彻头彻尾的误读。创意产业做为一个舶来品,在西方社会原本是和街头艺术、涂鸦精神这些非主流意识紧紧捆绑在一起。当主流设计思想日益枯竭,时尚工业的奢靡气息越来越令人窒息,人们突然间在街头涂鸦作品中发现了全新的灵感。那是一种真正的创意精神,或者说是“对艺术的原初冲动”,即便很多涂鸦者后来也被招安归顺,成为主流设计师,但他们仍然常有冲动在半夜里跑到街上拿喷罐乱涂乱画,那是一种自由、即兴的创作状态,不参考任何素材,也不拷贝任何风格,只为了获得一种纯粹的快感。
    
源于对主流价值和口味的叛逆,新锐的商业设计师也都试图从以草莽、怪诞、狂野著称的街头涂鸦中寻找创作元素和激情。这可能才是“创意产业”得以命名的缘由——它更代表了一种非主流精神,妄图通过颠覆传统,激发人们对常规生活求新求变的态度,抑或仅仅为了获得解构过程的瞬间快感,因而也被称为“视觉摇滚”。色彩浓烈的街头涂鸦、节奏强劲的Hip-Hop音乐,正是这种充满野性和狂乱、叛逆与不羁的来源于社会底层和城市边缘地带的原创艺术,给垂垂老矣的时尚工业注入了兴奋剂,创意产业得以风靡一时。
    
那些曾经在警察电棍下逃窜为乐的青年涂鸦者,如今登堂入室,成为最受人追捧的新锐设计大师。他们的画布,从街角墙壁、地下铁、火车站转移到了海报、广告、服装、鞋、帽子、玩具、电视台、游戏厅,工具则从喷漆罐变成了苹果电脑和PS设计软件。追在他们屁股后面要求合作的对象,是耐克、阿迪、可口可乐、Levi’s、路易·威登、迪奥(Christian Dior)这些大品牌和广告商。
    
然而,也有人对这样一轮涂鸦精神席卷而来的时尚浪潮抱有怀疑:脱离了生活环境的作品只能徒具形式,那些剥掉了街头气息的涂鸦还是真正的涂鸦吗?被招安的梁山好汉当然不再是土匪,即便他们身着官服匪气依旧,却不能再干打家劫舍的勾当。商业社会的游戏规则是不会改变的。非主流的精神为主流世界提供了创作活力和源泉,这样的轮回似乎不会停止。
    
由是观之,眼下中国的“创意产业”却是另一番景象。他更像一个没有经过青春期骚动就早熟的优等生,没来得及叛逆和反抗,就迅速表现出乖巧的合作意识和共赢精神,他全心全意地融入羽翼未丰的中国时尚工业并为开发奢侈品贡献力量,他全力配合国家的产业升级计划并努力把自己装扮成引领未来的代表。他是模仿和计划双重力量和动机推动起来的完美产物,你惟独不知道的是:他真的具有原创力吗?
    
在本土“创意产业”意识形态式的宣传之外,它的草根力量萌发和生长的地方,才更值得我们去发现和挖掘。创意来自大众生活,艺术要为人民服务。那种鹤立鸡群的精英意识和曲高和寡的傲慢姿态,可能恰恰与真正的创意精神格格不入。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