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新闻
  暂时没有相应新闻
背景:
阅读新闻

创意经济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

[日期:2006-04-17] 来源:金羊网  作者:chda [字体: ]
岁末年初,网络“恶搞界”呼声最高的英雄非胡戈莫属。此君单枪匹马,用两台电脑、5天时间,制作出20分钟的短片《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在人气PK战中硬是把陈大导演耗资3.5亿元的大作《无极》拉下马。随后陈大导演提起诉讼,更把小小馒头热炒到焦黄。这里透出一种信息———我们对新时代的“创意”正感到无所适从。 

尽管《馒头》短片并未用于商业,我们仍可从万人追捧的现象里看到“创意”蕴含的巨大经济力量。 

创意经济,这个新词成为今年京沪地区两会的热门话题,它会是中国经济未来的引擎吗?它会令中国制造跨越到中国创造吗? 

所谓“创意经济”,根据英国创意产业小组的定义,是“源自个人的创造性、技能及智慧,通过对知识产权的开发和运用可创造潜在财富和就业机会的活动”,包括出版、音乐、电影电视、软件、广告、建筑、设计、艺术创作在内的13种行业。 

今年地方两会期间,北京市市长王岐山提出,北京将重点发展六大文化创意产业,至2010年要把北京初步建设成“创新型城市”;上海则抢在北京之前成立了“创意产业发展领导小组”,计划用10年时间建成亚洲最有影响力的创意产业中心之一;深圳于2004年成立了文化创意产业园,主攻印刷、动漫、建筑、服装的设计;广州市荔湾区也在规划“北港南湾、西岛中园”的四大创意集聚地,要把荔湾新区打造成“岭南设计之都”。 

国内三大经济圈的重点城市为何纷纷走向创意经济?上海社科院硕士研究生张文洁提出,中国传统工业强区的制造业优势已经弱化,工厂逐步向内地转移。若不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这些地区将陷入“英国病”。而“创意经济”便是当时英国用于治疗“制造业萎缩症”的良方,通过政府的扶持,创意产业目前已成为英国仅次于金融业的第二大产业,发展速度远超传统行业。 

中国凭借强大的制造业,一度自称为“世界工厂”,国人无不以铺天盖地的“MadeinChina”为荣。然而近年来低成本、低附加值的生产模式屡受诟病,加上土地、能源、劳动力的吃紧,传统工业强区纷纷自觉后劲不足,因而转攻创意经济寻求长远的增长点,也是参照了英国的前车之鉴。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上图:尽管胡戈的《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短片并未用于商业,但由“馒头”也引发了不少商业创意。2006年2月24日,苏州一商家别出心裁,把“胡戈”这两个字注册成商标,一笼笼“胡戈馒头”也热气腾腾登场亮相。据介绍,苏州的这家创意公司在苏州是第一家抢先注册“胡戈”商标的公司,并一次性注册了包括“胡戈”馒头、“胡戈”花卷、“胡戈”咖啡饮料等在内的三十个类别 

■名词解释:创意经济creative economy 

根据《创意经济》一书的作者、“全球创意之父”霍金斯的定义,“创意经济”是指从个人创造力、技能和天分中获取发展动力,通过知识产权的开发和运用,创造潜在财富和就业机会的产业。其重要特征是产品主要满足精神性、文化性、娱乐性、心理性的需求,而且都在知识产权保护法范围内。它与“文化产业”的概念交叉,但角度不同。 

霍金斯称,2005年全球创意经济的总产值达到2.9万亿美元,预计2010年将达到4.1万亿美元,是当今最有活力的产业。据称,当人均GDP达到8000美元时,社会的产业分工将发生明显变化,创意产业的比重将迅速上升。 

中国创意的软肋 

创意这种难以控制的本性使创意产业充满风险,金融因此成为产业发展的一处瓶颈。 

英国的创意产业局下设有风险投资机构和咨询机构,专门为文化创意产业提供金融支持。比如一家服装设计公司成立,咨询机构负责评估其日后的市场表现,风险投资机构则为其提供资金,约定年限内归还本金并付部分利润。据悉,伦敦每年有近两亿美元用于文化创意产业,其中四成以上来自财政拨款,约三成来自地方政府。 

尽管国内许多地方政府制定了促进创意产业发展的政策,但金融支持却仍未找到有效的模式。2005年,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对中国创意产业的金融支持做了一番研究,他们认为中国的“创意投入”和“金融投入”并未形成合力。 

研究者指出,中国对创意经济的金融投入在“透明度”、“合法性”和“会计适用性”几方面比较欠缺,因而缺乏效率。比如,对电影的投资很分散,而且许多投资“根本得不到回报”———拥有1.3亿人口的中国,影院收入却只有韩国的25%。不过,近年来中国电影的商业运作演化出新模式,其中一个里程碑是冯小刚执导的《手机》,这部影片采用大量“置入式”广告,获得了诺基亚、宝马、中国移动等大型公司的投资,为创意的商业化操作方式提供了一个成功案例。 

除了金融掣肘外,有学者认为国内创意经济上也有不少制度障碍:过于强大的审查制度扼杀了部分优秀创意,严格的审批流程使创意工作者只能从事“低风险的”、“实用主义的”创作活动。不过,业内人士分析,当前政府关注的角度由“文化产业”转向“创意产业”,强调了人的创新能力,这本身已经是个可喜的现象。 

尽管有着种种困境,我们依然有理由期待创意经济的腾飞。中国悠久多彩的历史文化、互联网普及营造的自由空间、政府在硬件上的支持都是孕育创意的沃土。从“中国制造”走向“中国创造”,应当是一段激动人心的旅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上图:798工厂位于北京京顺路大山子环岛的东侧。这里原是上世纪50年代的一个大型军工厂,如今已成为京城时尚与前卫艺术的集散地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       创意经济  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