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新闻
  暂时没有相应新闻
背景:
阅读新闻

谁在创意湖南?

[日期:2006-01-13] 来源:潇湘晨报  作者:chda [字体: ]
最近一期《时代》周刊的封面文章,是“2005年最迷人的发明”。整整44页,展示一年以来,世界各地的发明家们,做出的有利于改善人类生活质量的发明创造。仅看它们的名称就着实迷人:人体延伸车、机器人皮肤、防水纸、变身自行车、手卷钢琴、一次性可视便携摄像机…… 

法新社曾把20世纪称作“人类的创世纪”,总结了该世纪人类的200多项重大发明:从钨丝灯到输血,从降落伞到玉米杂交,从立体声技术到胸罩,从飞机到雷达,从收音机到推土机,从电话拨号到有机玻璃,从速冻食品到牙刷,从电影到心脏按摩器,从抗肝炎疫苗到互联网…… 

但是,这里面没有一样是中国人发明的。这从一个侧面说明,发明,创造,创意,在中国的稀缺程度。 

年初,一群来自建筑、艺术、媒体、广告、策划等行业的本土创意人聚在一起,热切关注并讨论着有关“创意”的七七八八。在一场名为“创意湖南,魅力西街”的湖南创意产业发展论坛上,他们嘻嘻哈哈,妙语连珠,憧憬着湖南第一条创意街区的前景和其他无数可能。 

在创意经济已进入全球经济核心的今天,国家和地区的核心竞争力就是创意人才的竞争。湖南的这些创意人如何与浩浩荡荡的商业大潮、文化体制、经济的转型并肩而行,如何应对多重角色的变换?在我们与他们的对话里,不难发现他们的状态,是兴奋的,然而又不乏冷峻。 

美国经济学家理查弗罗里达在《创意阶层的崛起》中指出:创意在当代经济中的异军突起表明一个职业阶层的崛起。而在湖南,是否也已形成这样的创意阶层? 

我们看到,湖南的媒体、策划、广告、设计、艺术、出版等多个领域,确已渐渐催生一批从事着创意工作的人群。他们在各方领域内长袖善舞,几乎同时扮演着概念创造者、“搞搞新意思”的幽默分子、创新勇士、文化智者等多种角色。其中不乏风生水起者,大有形成局部湘军之势。 

掀起一场又一场注意力风暴的湖南电视媒体人,让平头百姓在电视屏幕上“裸声”演出,让普通女子当着百万观众的面“换脸”,让脱口秀主持人创造属于全体观众的口头禅……这其中固然有节目形式的舶来,但相对于伙同数十个卫星台一起不断自我复制,“向外抄袭”、“易拉罐装米酒”本身就已经是一种创意。 

还有湖南卡通动漫产业的兴起,长沙卡通艺术节的开幕,卡通频道的开播,出版湘军的江湖名号,“5460”同学录的繁荣,各种概念迭出的楼盘广告在街头的林立,长沙歌厅酒吧洗脚城等休闲娱乐产业火爆现象背后的竞争……哪里不藏着创意的杀气和魔力? 

创意人选择的是“食脑职业”。一个点子、一种玩闹、一个闪念也可能改变N个人的命运,一位广告创意人开玩笑说,“创意经济”体现的如此巨大能量,与创意人的大脑能量消耗之间的关系,是符合能量守恒定律的。对于从事艺术设计、科技创新、文化传媒等创意行业的人来说,“过劳死”、“亚健康”早已不仅是个警告。 

缺乏完善的职业结构、整体社会文化对创意产品的要求、创意人才流失等问题,可能是让湖南创意人这么累的更深层次原因。 

湖南大学建筑学院院长魏春雨教授说,许多创意人的累,是因为自己不但做创意,还要为生存拼搏,自己来操作执行,扮演多种角色的同时,一个职业创意人做着做着很容易就变成职业生意人。而在国外市场运作比较成熟、职业化程度都很高的情况下,你只管创意设计,其他交给职业经理人、经纪中介公司就可以了。 

魏春雨还认为,湖南虽然存在创意人群,但还不足以形成创意阶层。 

“尽管在个体上看湖南不乏优秀创意人才,在建筑设计、产品包装、平面设计等方面,湖南也都具备催生创意的市场条件和学术条件,但基本上这些创意群体呈无序状态,力量没得到整合,不像国内一线城市的创意群体那么成规模或有组织性。” 

2005年底,一群来自建筑、艺术、影视、策划等行业的湖南创意人聚拢在一起,参与到创建“湖南第一条创意街”的过程中来。目前创意街已计划聚集近50家国内外艺术工作者的工作室和展厅,涉及建筑景观设计、平面设计、音乐、摄影、广告策划、美术书法、服装设计等多个行业。 

一条创意街能否带动整个创意产业的起航,能否成为未来具有影响力的创意策源地,乃至城市新经济驱动的象征性景观?这一切言之尚早。关键的是这一群创意人的合力聚集,和他们将碰擦出的火花。 

建筑设计师杨建觉倒是站出来反对定义“创意阶层”的人。一听到把创意人做职业归类,他便斥为“nonsense(废话)”。在他看来,把创意人做归类毫无意义,因为在他眼里,人人都是创意人。 

“哪天一位修单车师傅做出行为艺术,你不要惊奇。就像在长沙,四娭毑也要上台表演,老婆婆还写出了小说啦。” 

的确。别忘了还有网络层出不穷的新概念、关键词的刷新,还有电视上日日夜夜的平民狂欢、“放肆”秀自己,无处不是创意得飞花乱舞、火星四溅!谁叫这是一个全民创意的时代呢?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魏春雨 ★湖南大学建筑学院教授、院长,湖南省设计艺术家协会主席 

创意最宝贵是自由

Q:怎样看目前长沙的创意文化? 

A:我的感觉是,新潮、新锐的意识或者土壤,湖南有,但缺乏的是系统性。我们往往过于注重前卫,把经典的东西丢了。 

Q:目前创意人的生存状态是怎样的? 

A:不同类型的创意工作可能存在差别。比如媒体人和画家的生活状态就不一样。我们做建筑设计,铺天盖地的房产热开发,设计量动不动几十万平方米,要求时间也短,设计深度和创意时间没有,而且完全面对市场,要精雕细琢、特立独行很难。这是个比较尴尬的状态。 

自由职业的创意人生活状态又不同,一部分完全市场化了,另一部分人像是螺蛳壳里做道场,自我欣赏,难以实现社会价值,所以他们的精神面貌也属于亚健康,甚至是颓废。 

Q:作为创意人,你认为最宝贵的是什么?最害怕的又是什么? 

A:最宝贵的是相对自由。不是说绝对,但要有一定自由度。最害怕的也不是生存问题,而是创作的自由空间没有了。 

Q:如果说湖南的“创意之最”,你会想到什么? 

A:没有。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莫鸿勋 ★湖南理工学院美术系教授,油画家,自称“还是一位老愤青” 

离真正有创意的生活还很远

Q:能不能以自己为例,说说一个艺术创意人的经典一天? 

A:我的经典一天,就是特别忙碌的一天,把写字、画画、干点“坏事”结合得最完美的一天。虽然我从事的工作是创意的工作,但我觉得自己离真正有创意的生活很远。 

Q:你认为创意的驱动在哪里? 

A:有的时候创意需要一些经济驱动,但有时候创意又是和市场有距离的。我自己画油画,在油画创意上寄托更多的是精神。 

Q:你认为创意人最宝贵的是什么? 

A:掘到第一手视觉感受。建筑、广告、美术等各类视觉艺术,都要挖掘第一种新形象,大家从没看过的。比如湖南电视台,也许它是在重复港台和国外的节目,但对内地观众来说这就是第一感受。 

Q:你认为湖南存在创意阶层吗? 
 
A:应该说有,但是一盘散沙。现在有条“创意西街”能有秩序有主张地聚拢这一批人,结果还难说,搞创意的人毕竟不是面粉团,想捏在一团就能捏在一团。 

Q:“创意西街”这群创意人有何类似之处? 

A:我看是平民立场吧,其中还有好多盲流型的艺术流浪儿。就是为了自由好玩,这些人聚在了一起。 

刘洵 ★长沙理工大学设计艺术学院教授、实验艺术家 

创意是种身体冲动

Q:“创意行业包括科技IT、艺术设计、文化娱乐。”你对这个概念有异议吗?你觉得这些创意人有何类似之处? 

A:我以为应包括所有的创造性工作,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都在此类。所谓创意人都是把精神产品物质化。 

Q:能否以自己为例,概括一个实验艺术人的经典一天? 

A:哈,这很难说,对于有才华和有创造力的艺术家来说,一天24小时是不够用的。 

Q:对你来说,创意的驱动或者源泉在哪里? 

A:做艺术是基因使然,是生活方式,是对文化和社会的反馈,是对自我存在价值的肯定!当然也是身体冲动,也是参与智力游戏的勇气。 

Q:说到某个湖南最有创意的事,你想到什么? 

A:湖湘文化文脉悠久,创意性的事太多了,比如两千年前,马王堆的厚葬仪式和处理尸体的方法就很有创意!当下的湖南COPY之风盛行,我的目光短浅,还没发现很有创意的事。至于超女之类,是谈不上有什么创意的。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杨建觉 ★贝特建筑设计所总建筑师,湖南省设计艺术家协会副主席
 
撞一撞,才会有意思

Q:你怎么看“创意”? 

A:“四大发明”是中国创意史上最辉煌的一段。但现在我们一直跟在别人屁股后面跑。毛泽东说过,中国应该对世界有较大贡献,否则“就要从地球上开除你的球籍!”今天从政府到民间各界都关注创意,这实际上是和整个中国的经济命运联系在一起的。 

Q:长沙创意文化的发展靠什么? 

A:最近长沙一条“创意西街”作为正式创意街区迈出第一步,但整个城市的创意气氛活起来,一条西街哪里够?创意文化的发展,始终和我们的经济发展、宽松的政治环境和一个好的人文理念环境是相关联的。 

Q:能否说说你欣赏的湖南的创意人及其作品? 

A:叶文智,他策划过“棋行天下”、“飞跃天门洞”。这些都是大手笔,而且要相当有执行能力才做得到。这些创意都形成了事件,留在了老百姓闲谈话语中间。 

谭盾,又是一个人物,他用水的声响带来音乐,颠覆了传统音乐概念,同时又是愉悦的。 

黄永玉老先生,当年老乡要他设计一个酒瓶,他不经意间用纸扎出一个颠覆性的包装,多好,我们一看,会心一笑。这就是一流的创意。 

小说家王跃文,绝对也是创意人。他用语言和文字描绘了一个空间,深化了我们的认识,阅读起来也有快感。 

Q:作为创意人,你认为最宝贵的是什么? 

A:不服输,爱折腾。用长沙话来说,就是要撞一撞,才会有意思。 

Q:创意人的生活压力有多大? 

A:确实很大,熬通宵是常事。但我告诉你,这叫乐此不疲,死不足惜!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何人可 ★湖南大学设计艺术学院院长、教授,中国工业设计协会副理事长,湖南省设计艺术家协会主席 

创意至高无上

Q:作为设计艺术家协会主席,请谈谈参与创意西街的感受。 

A:湖南的设计艺术家协会,是一个纯民间的组织。以前每个月,我们会设计一个主题,组织一些非正式的活动,就叫聊吧,但缺乏固定的场所。“创意西街”弥补了这个缺憾,这就是它的作用。西街更重要的是创造了一个氛围,而每个文化艺术较为发达繁盛的城市必然有这样一个或几个设计家、艺术家集中的聚落。 

Q:对长沙的创意产业的发展有何建议? 

A:我就是怕大家走偏。比如长沙要做动漫之都,动漫第一是故事,第二是故事,第三还是故事。而中国人总是喜欢赋予作品太多的伦理色彩与教化意义,这就很不好。你看美国的《国家地理》、《探索》,虽然是学术性的、严谨的、科普的,但对创意的追求是至高无上的境界。我们需要的就是这个!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古湘 ★湖南创意型广告人代表,湖南省广告协会副秘书长,湖南省设计家协会创意顾问 

有尊严地创造价值 

Q:你怎么看“创意”二字? 

A:创意,创意,创意义。它的最大乐趣莫过于让人生更有意义。我们做创意,就是要有尊严地创造价值。我们的思维一定要得到市场的认可,但我们的思维方式要赢得尊重,创意是为资本服务的,但没有尊严的生产创意,我不愿意做。 

Q:怎么看湖南的创意文化? 

A:虽然现在湖南的动漫产业有所发展,但还很不够。湖南本土的创意产业,任重而道远。 

Q:作为“创意西街”街民,你怎么看这块创意街区? 

A:西街应该是个好玩,有趣,快乐的地方。西街要富有建设性,我希望西街成为一个多元生态的聚居地,不以财富判断为唯一标准,要帮助新锐的有才华的穷艺术家,他们的才华、思想应受到尊重。第二,西街有望成为一个艺术工厂,城市符号。我们湖南从来不缺人才,我们关键是要把创意人才留下来。我们有敢为天下先的湖湘文化做底子,西街就是要培养适合创意人生活的氛围。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张一蓓 ★湖南经济电视台《越策越开心》制片人,曾制作《真情对对碰》等本土知名电视节目 

创意是种生活方式

Q:作为一个创意人,你怎么看“创意”? 

A:创意是锦上添花的好东西。 

Q:以自己为例,请粗略写一张电视媒体人24小时日程表。 

A:2006年1月4日日程表:凌晨2点,台本修改完成,交由编导执行;凌晨3点睡觉;早上9点起床,全组导演忙碌中;早上10:30台里开会,会议14:30才开完(中间含午餐);下午15:30瑜伽课;17:00到达演播厅排练:20:00节目录制;22:30录制完毕,开总结会;24:00回家。 

Q:对你来说,创意的驱动或者源泉在哪里? 

A:创意的源泉来自于和同事的脑力激荡。 

Q:你认为创意人最宝贵的是什么? 

A:我个人觉得创意人最宝贵的是有好的沟通能力。 

Q:能说出对你来说影响或印象很深的一位创意人及作品吗? 

A:给我印象最深的创意人是我妈和我爸。我妈在非常有限的经济条件下追求生活质量,我爸爸可以让每一餐看起来都不一样。他们让我懂得创意其实是工作、生活和思维的方式,而不是技能。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       谁在创意湖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