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新闻
  暂时没有相应新闻
背景:
阅读新闻

一条街的行为艺术

[日期:2005-12-27] 来源:潇湘晨报  作者:chda [字体: ]
2005 年 12 月 18 日,长沙上东区。一场关于“建长沙人自己的创意街”的讨论,在低密度的建筑空间里,自由地舒适开来。 

会场大,而且坐得散,为此,讨论的召集者、湖南省设计艺术家协会秘书长马建成,端个话筒站在投影墙下介绍来宾。被他手指到的艺术家就站起来给一个特写,结果出现了 30 多张属于不同艺术领域的脸。 

“创意街”显然是一个大家都感兴趣的话题,素来低调的艺术家们放开了喉咙,也拉拢了凳子。再过四个月,他们的房子还要并起来,就在一排名为 Loft 的开敞式建筑里。 

他们所说的创意街,实际上是艺术家工作室的聚集地,因为建筑里流淌的国际情调,又被称为西街。 

建议你买一张艺术家的圆桌 

“我们不缺一溜儿卷闸门的所谓艺术品大市场,在那里,你得到的装修建议是买仿制的古董画;而在这条创意街上,我会建议你买一张艺术家的圆桌。” 

“我们有步行街、韩国街、古玩街,为什么不能有自己的创意街?这条街肯定会更有‘逛头’,成为一道新的人文景观。”马建成一上来,就抛出了创意街出世的两大理由。 

两个月前,湖南省设计艺术家协会组织艺术家到其他城市的创意工作室考察。刚进江苏地界,大家就被头顶上的“欢迎到文化大省江苏来”的横幅吸引。马建成说:“人家确实是有更多的物质的文化可看。而提及湖湘文化,我们只是谈历史,讲岳麓书院,关注过去,难道湖湘文化在我们手中就没发展的可能?文化本身是流动的,但我们更需要实质的行动。” 

“我们占有艺术设计的资源,就应该让它惠及百姓,提高我们的生活品质。”在优化生态空间的想法之下,协会需要一个展示自己的舞台,因此,马建成对西街的发展前景寄以厚望,期待湖湘文化在这条创意街上扎根、生枝、开花,香醉四方。 

实际上,每个文化艺术较为发达的城市必然有这样一个或几个艺术家集中的部落,但是 以前长沙的艺术家分散在各处,像一盘散沙,不能形成有特点、有影响力的艺术氛围。在长沙建创意街,更重要的作用在于创造了一种气场。 湖南大学设计艺术学院院长何人可说,“希望这是一块试验田,生长出有特色的设计风格。” 
 
马建成则愿意把位于上东区的西街比作一块艺术家的“自留地”,可以随意“种植”各个艺术门类的种子。它不是空谈文化的,而是一块有品质的自留地。 

建街是一次更大的行为艺术 

一年时间,眼看着西街一天天站起来,马建成的脚步越来越急促。北上画家村,东奔泰康路,为的是给这块 5000 平方米的自留地,找到创意最佳的落脚方式。 

“画家村是以反叛的姿态,走在社会的前面。它用老工业厂房的结构、怀旧的标语口号,把处于边缘状态的激进审美灵感激发起来。”看一眼协会里名气、地位、艺术成就大都处于湖南顶级水平的艺术家,他觉得长沙创意街并不完全是这样的。 

“再说泰康路,街道两旁是有上百年历史、中西合璧的石库门建筑,自从几年前陈逸飞利用这里的废弃仓库建起了工作室,默默无闻的小街顿时变成了艺术街,各种艺术门类参与其中。”马建成指给我看他拍摄的泰康路的照片,最让人陶醉的一张里,几个人正神情悠闲地泡在外国人开的咖啡馆里。 

长沙的创意街,集合了 1/3 的画家,因此要有画家村的特性;又涵盖了创意的各个门类,所以要借鉴泰康路的包容。最后,既能体现艺术家个性的 Loft 开敞建筑,又能集中各个门类的联排创意街形式,凸现出来。 

西街,尽管也肩负着旧街改造、品质提升的长沙城建特色,却是完全隔断了长沙旧有的文脉线, 2005 年才拔地而起的一条新街。它成功逃避开各种城市污染,与城市诱惑保持适当距离,工作室雪白的墙体上,也没有那些沸腾的口号。 Loft 被颠覆掉了,入驻的感情基调,从对既定空间的尊重变成了对品质空间的完全重建。工地性质浓厚的LOFT ,在长沙的上东区,被颠覆解构,最终将成为一个品质街区。 

“推动西街之‘街’的创意形成,本身就是在做一件更大的行为艺术作品。这一点艺术家们很赞同,认为它将来会是一件‘非常耀目’的艺术品。”马建成自信地表态。 

此外,北京、上海在旧仓库、老街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创意集中地,仍面临保护、发展的问题,而我们的领地已经完全成熟,将会成长为一条“绵延一公里的艺术长街”。 

懂生活的人逛创意街 

“我们去酒吧是泡的,去西街则是享受的,是为懂生活的人准备的。”好玩的艺术街,除了吸引艺术家“夜不能寐”地参与进来,马建成也看准它与市民之间的亲密关系,甚至在脑子早早地勾勒了一幅逛街的景象。 

“画家在里间作画,他听的音乐飘出来,而你刚好逛到此处,被音乐或是门口的颜料罐子勾住了,于是轻轻地走进去,踩着音乐的拍子。爱画,你可以跟他讨价还价;爱装修,你就静静地到处欣赏吧;好奇,你也可以翻他的书,如果他不介意的话。” 

这幅图景可以延伸出几十种可能,西街艺术家的构成决定了工作室的纷繁多元。比如,园林景观艺术家来此开一家花店,肯定会在一束花中加入他对植物的理解;前店后厂的服装店,因为出自服装设计艺术家的手下,又岂是号称量身订做的一般裁缝可以匹敌的;至于油画家意欲放下画笔,弄一个铁匠铺,叮叮当当地做铁艺、壁挂,谁说不会产生火花呢? 

西街不是哪一个派别、类型的艺术家、设计家的聚集,而是各个种类的聚合。“你不能说它是绘画街、影像街、陶艺街……兼容才是它应有的姿态。”具有最好的生态环境,一个张扬个性发挥潜力的场所,我们的创意人可以在此相互交流、碰撞,计划经济强制分割各专业的后遗症被不同专业的融合打破,这符合艺术的本质。 

正因为“业态丰富”,所以各种不同形态的活动可以同时展开。比如协会组织的沙龙、 论坛;全省40多所院校资源整合后的专题讲座;定期的艺术节、博览会;各工作室的专题展览、艺术周。 这一切才是街上的正常状态,是有心和懂得生活的人的流连之地。 

Loft:最适合创意生长的土壤 

冬日,关于创意街的讨论结束,三十多位艺术家走上西街,去巡视将要成为未来工作室的那一排透明房子,暖房里的话题此时还被轻一声重一声地延续着。 

这是一条国内从来没有过的文化“长”街,绵延一公里,折成东西两段,将来会“不怕杂、就怕纯”地由近百间风格迥异的Loft拼贴组成。每一间都是4.2米高、没有隔断的大空间,好让思想,不会碰壁。 

一色垂长及地的极宽玻璃门,随意穿过一扇,在裸露着新鲜木茬和粗壮管线,如同为仓库而建的高大空间里,艺术家们开始分开来,似乎在独自遐想房子未来的模样:是一间流光溢彩的影像作品放映室,还是一间斑驳尽收杯底的咖啡厅,或者是一间成日里铿锵作响的铁铺…… 

“我们应当把念头降落到行动当中去。”艺术家们认为这些年文化被商业用滥了,真正懂文化的湖南艺术家又不断流失,讲学、作品发布大多集中在外地,因为长沙,始终没有一条有一定产业规模的文化阵地。 

现已建成并且处处刻意炫耀施工残留物的Loft坯子,是让“念头变成行动”的第一步,不仅落地有声,而且显露出酷酷的个性来。有心使内外景观相互渗透的大玻璃,则流露出工作室对周边环境的认同态度,反观置身其中的人的生活状态,因此显得既开放大度又跳跃灵性。 

他们是理查德·佛罗里达所定义的创意阶层,一个“不以工作决定一切,对居住地的选择却有一套非常有意思的标准”的阶层。 

创意阶层认为适合居住和工作的地区必须有着多元的文化,具有包容性和创造力。 而本身身份模糊的Loft, 几乎把一个建筑逼回到了最少的内涵:能容纳某些物质的一个空间,无疑是最为驯服的材料 。所以,中国真正意义上的Loft从一开始就与当代艺术结合在一起。 

Loft的想象力极丰富,相邻的两间Loft,一边正在进行着清代瓷器的小型鉴赏会,一边却迎来一群街舞少年大摆街头文化的摊子。在创意的领域里,西街并不论资排辈,它是你可以放纵撒野的地方,前卫、时尚,但并不年少无知。 

有人说Loft是后工业时代的设计语法,在它高大而开阔的空间里,高大的生活也就站立起来了。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       一条街的行为艺术